<noscript id="y88y2"><wbr id="y88y2"></wbr></noscript>
<center id="y88y2"><div id="y88y2"></div></center>
<center id="y88y2"></center><center id="y88y2"><wbr id="y88y2"></wbr></center>
<code id="y88y2"></code>
<optgroup id="y88y2"><div id="y88y2"></div></optgroup>
<center id="y88y2"></center><center id="y88y2"></center>
<option id="y88y2"><wbr id="y88y2"></wbr></option><center id="y88y2"><tr id="y88y2"></tr></center>

靈兒

愛瞎玩網 韓牧城、劉淼
愛瞎玩網 愛瞎玩  愛瞎玩網 2015-08-06 16:10:17  評論()

原標題:靈兒

靈兒對我說,她不相信愛情了好長時間了,我說我也不信,她就喝起了咖啡,靈兒并不是文藝的女生,她認我當哥哥,我并不甘心,長成這樣,即使不文藝,帶出去也倍兒有面兒,但是是朋友的女朋友,認了就認了。 那時我大...

 1.jpg

靈兒對我說,她不相信愛情了好長時間了,我說我也不信,她就喝起了咖啡,靈兒并不是文藝的女生,她認我當哥哥,我并不甘心,長成這樣,即使不文藝,帶出去也倍兒有面兒,但是是朋友的女朋友,認了就認了。

那時我大學馬上就要畢業,幾個流氓學長在學校僅有的時日就是看各自留在學校的女朋友,認識了靈兒,我不認為當年我們幾個純潔,否則鄭少不會一眼看上穿長裙的靈兒,然后成功約會,看電影,鄭少給靈兒諾言,靈兒竟然都信了。

后來她對我講過,那天她生日,朋友送的長裙,第一次穿,就被他盯上了。我當然是知道的,鄭少可不是第一次。至今,學校還流傳著鄭少的故事。

在這個學校,人盡皆知的事,鄭少風流,總像半個風云的人物一樣。可故事恰恰風云突變在一個夏天,裙子的季節。少見鄭少一個人獨坐在籃球場上,沒有揮汗如雨,沒有美女。算了,最后決定拿上罐啤,回去昏睡。風吹的格外舒服慵懶。鄭少抬眼,看到一條紫*長裙,及腳踝,恍惚一瞬,也許是一見鐘情了?沒錯,這裙子的主人是靈兒。不是文藝范,就那樣普普通通干干凈凈地出現在他面前,然后擦肩。鄭少像洗了一個冷水澡,頓時清醒,之后的幾天他都在打聽那個穿長裙的女孩,知道了她叫靈兒,學藝術設計,聽著像儲存在云端的樣子,其實卻很生活,很接地氣。眉眼清秀。總之就是有一種人間女子的感覺。后來的后來,沒錯啊,就如你所猜,鄭少像大多數的癡情男,開始了一段浪漫的追求,一切很順理成章,校園里多了兩個甜蜜的身影。一個高冷酷,在一個溫潤的女子面前沒有了殘留的那一點痞氣,另許多人羨慕不已,也讓另一些人扼腕嘆息。靈兒告訴我,好朋友們都勸她不要和那個男生談戀愛,他玩弄的人還不多啊,可是我相信鄭少,因為他說愛我,至少那段時光大概是她最開心的日子。說這些話的時候我看到她眼里藏不住的幸福。從未有的明亮。夏天轉眼過去,放假對于校園情侶來說,意味著變成了異地戀。好不容易靈兒盼來了新學期開學。她有點惶恐,因為在不見面的這段時間里,鄭少幾乎不聯系他。出于女人的直覺,她不由得緊張起來,必須馬上見他一面。靈兒迫不及待約鄭少出來,她根本無心打扮。一個安靜的咖啡小店,他們常去的地方。終于等來了鄭少,他淺淺一笑,經過一個假期,他變得黑瘦,且疲憊。她已顧不得其他,問:“鄭少,這兩個月你都沒有聯系我,電話打不通,短信也沒有音信怎么回事,能跟我說實話嗎?”鄭少顯得不耐煩:“假期到處打工啊,累的要死哪有時間”他不及靈兒繼續審查,匆忙要去洗手間。靈兒坐在原地,鄭少把手機放在了桌上。她好奇了一下,又不猶豫地拿起手機,這時,有一條未讀短信。那一刻,她覺得天昏地暗。:親愛的,晚上七點,不見不散。終于在這時候她找到了答案,原來輸給了短短一個暑假的時間。怪不得,怪不得。可是分手也要灑脫啊,不等鄭少回來,不等眼淚落下來,靈兒走出了咖啡店,痛徹心扉。

那時候的靈兒要強,想不通為什么也不想問。始終覺得那幾個月的美好時光印刻在心里,她說那就像一坨屎揮之不去,可是,就算是那么惡心,也終究還是忘不掉。她忘不了走過校園時鄭少的每一個眼神,忘不了一起看過的電影里溫暖的橋段,就像她忘不掉曾經一幕幕的諾言。畫面像一把刀。是真切的體會了。靈兒說,我知道鄭少的所有的習慣和習慣,所有關于他的故事我都知道,無論真的假的,我竟然還嚷嚷著讓他給我一一講他和那些女生的故事,我是多么可笑,那時候我卻最喜歡聽他講,然后罵對鄭少流氓。

大學真是讓人成長,剩下的幾年時光,靈兒沒有任何新戀情,卻在學業上一發不可收拾的優秀,幾件設計作品都被導師選中,參賽,獲獎。。。也許,是應該給一些彌補的吧,否則,被甩是一件多么傷自尊的事呢。她甚至不想談愛情,因為根本不信。

畢業那一天,全班同學聚餐,各自奔前程的日子,第二天就要擺在眼前了,也分不清是酒水還是淚水,總之,她覺得恍惚四年時光就這樣結束,愛情也不了了之。倩是靈兒在大學時候,最鐵的閨蜜。明天,明天她就要遠赴四川,也許一生不見。倩問,“靈兒,你還相信愛情嗎”靈兒不想正經回答,信則有不信則無吧!哈哈!我不信啊。倩卻一臉正經“靈兒,走之前我要送你一件東西,這個東西我隱瞞了你兩年。”靈兒打開那個盒子,是一個特老舊的日記本,但是馬上映入眼簾的那張合照,一下子讓她酒醒徹底。一條長裙,一個如花的女子,海邊的風不溫不火吹著頭發那一縷,吹進了旁邊那個幸福的男人懷里。鄭少在照片上的笑容,是她從未見過的。

是的,這一幕都是她跟他從來沒有過的。

翻開本子的一頁,:“今天是我們分開第六百六十五天,你知道嗎,我從未想象過我會再遇見一個如你的笑顏。裙子在一瞬間騙了我的眼睛。我想順便也騙走我的心就好了。 ”

“今天是我跟靈兒相識的第一天,你知道嗎,我打算試著接受她,不再頹廢著變成你所厭惡的。我忘了是第幾次揮霍感情。 ”

“我決心要愛一個你之外的人了。假如這樣的你看到這樣的我,會真心快樂。”

日記厚厚一本,靈兒哭著讀完這幾頁,再也看不下去。倩說,鄭少在遇見你之前,真的是花花公子。可是沒想到那時候的他心里帶著那么深沉的專一的牽掛。在他初中的時候,就是這個照片上的女孩,他們相約要一起讀高中一起考大學,將來還要一起牽手步入神圣殿堂的。可是后來初中畢業,女孩家里就不讓她繼續念書,那時候盡管很難,兩個人還是堅持著。鄭少說就算跨過高中大學,還是要在一起。

可是,誰會真的等那么久。沒過多久,女孩媽媽以家里弟弟上學,沒錢再添一雙筷子為由,給她找了婆家,拗不過家里人,正值鄭少高考前幾個月,婚禮就在他毫不知情的情況下低調完成。一個普通女孩,就這么草草結束了終身大事。嗜酒成*,因為那女孩不肯跟他過多交流,他還對那女孩子家暴,家里始終死氣沉沉。唯一的小女兒也是那么的靦腆怕人。沒什么可祝福的。那男人家境不是一般,是債臺高筑。這是在婚后逐漸暴露的。后來,鄭少知道這一切賭氣找女孩要一個理由。后來知道是父母的意思,他沒再說話。你知道為什么他整個暑假都在打工掙錢嗎,你知道他不缺錢花的。

靈兒說,是為她吧。是啊,結婚沒兩年,那男人就在外面欠了很多債,還也還不完的債。其實他這么做,真的是愛到了深處。女孩真的不容易。鄭少無非就是想讓她過得稍微好一點。即使不是跟著自己。

男人最終進了監獄,這樣的婚姻注定是悲劇。可是女孩兒覺得她這一生大概也就這樣了,養大女兒,還完債務。使命也就結束了。至于其他,她不想想太多了。鄭少愛的女孩,也許早就消磨在時光里了,可是他愛她,就算沒有結果,就算她變成了最雞毛蒜皮的農婦。他也不愿意放棄。

“愛一個年紀正好的你,心里卻裝著一個如你的影子。靈兒,他覺得這對你不公平。所以不如放手吧。專心坦誠的愛一個人反而不累了。 ”這句話重復在靈兒腦海里出現。眼淚滴落,沁濕了泛**的紙,模糊了幾個字。

日記的扉頁是鄭少抄下來的一首小詩:

我想對你說出我要說的最深的話語;

我不敢,我怕你嘲笑。

因此我嘲笑自己,把我的秘密在玩笑中打碎。

我把我的痛苦說得輕松,因為怕你會這樣做。

我想對你說出最真的話語;

我不敢,我怕你不信。

因此我弄真成假,說出和我的真心相反的話,

我把我的痛苦說得可笑,因為我怕你會這樣做。

我想用最寶貴的詞語來形容你,

我不敢,我怕得不到相當的酬報。

因此我給你安上苛刻的名字,而顯示我的硬骨。

我傷害你,因為怕你永遠不知道我的痛苦。

我想靜默地坐在你的身旁;

我不敢,怕我的心會跳到我的唇上。

因此我輕松地說東道西,把我的心藏在語言的后面。

我粗暴的對待我的痛苦,因為我怕你會這樣做。

我想從你身后走開;

我不敢,怕你看出我的怯懦。

因此我隨意地昂著頭走到你的面前。

從你眼里頻頻擲來的刺激,使我的痛苦永遠新鮮。

我知道鄭少很多的事情,可是聽靈兒說的時候,還是不免唏噓。靈兒后來走了許多地方,經常給寫信,告訴我她的故事,她告訴我她還沒想停下,我卻真把她當自家妹一樣關照著,都老大不小了,到時候該安定了。她說,是啊,是該安定了。

注:前三段是我(韓牧城)寫的,科班出身的續完,把我弄蒙了,跟我想的還是真不一樣,可能是還是短篇的緣故吧。但是我改的也不多,靈兒不能學畫畫就行了。刪了一點。

熱點 / Hot

最新 / Latest

手機客戶端|關于我們|聯系我們|招聘信息|客戶服務|意見反饋|網站地圖
Powered by 愛瞎玩網 湘ICP備12006741號-4
智能走势
<noscript id="y88y2"><wbr id="y88y2"></wbr></noscript>
<center id="y88y2"><div id="y88y2"></div></center>
<center id="y88y2"></center><center id="y88y2"><wbr id="y88y2"></wbr></center>
<code id="y88y2"></code>
<optgroup id="y88y2"><div id="y88y2"></div></optgroup>
<center id="y88y2"></center><center id="y88y2"></center>
<option id="y88y2"><wbr id="y88y2"></wbr></option><center id="y88y2"><tr id="y88y2"></tr></center>
<noscript id="y88y2"><wbr id="y88y2"></wbr></noscript>
<center id="y88y2"><div id="y88y2"></div></center>
<center id="y88y2"></center><center id="y88y2"><wbr id="y88y2"></wbr></center>
<code id="y88y2"></code>
<optgroup id="y88y2"><div id="y88y2"></div></optgroup>
<center id="y88y2"></center><center id="y88y2"></center>
<option id="y88y2"><wbr id="y88y2"></wbr></option><center id="y88y2"><tr id="y88y2"></tr></center>